第二百五十九章 山坡消失(1 / 1)

尘隙 思梦语 1089 字 2天前

郁兰儿的脸色有点为难,王衍之前为了带她走上复仇的道路,故意没有朝着村庄的方向走去,而是选项了另一条路,现在连她都不知道村庄的准确方向在哪里。

“村庄的位置我需要返回到之前我们和巫祝交战的地方,我才能清楚的指导它再什么位置。”

王落梅将刚才的来时的方向记得很牢,所以她让郁兰儿告知了村庄在交战位置的大概方向。

“你说是从村庄一直朝着东走才来到了我们之前相遇的位置,那么现在的话……”王落梅想了片刻,“我们现在要走的方向就是往正西北去,这样就能到你村庄所在的位置。”

经过再三的推算,王落梅肯定的说道:“是正西北稍微往西一点的位置,没错了,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走吧。”

神亲王直接呆坐在了地上,“仙女要不你先带着神仙先去,我这老迈的身体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等我休息好了,我会朝着你们离去的方向去找你们。”

“你别想跑,要走就一起走,哪有什么休息不休息。”王落梅说道。

神亲王苦笑道:“你看我这样子还怎么飞?而且神仙的事情要紧,被我耽搁了那多不好。”

“不用你飞,我带你们去。”王落梅吃下一个补充法力的丹药之后又展开了佛魔双翼,你双翼依旧满是裂纹,看着有些可怕。

她将王衍背在身后之后,一手拎着神亲王,一手拎着郁兰儿,朝着西北的方向疾程而去。

郁兰儿看着,碎裂的双翼在空中不停的振幅,真害怕它的下一次扇动就这么碎了。

……

在王落梅疯狂飞行的三个时辰之下,郁兰儿终于看见了那个她生活了二十年的村庄,还有那也沐浴在晨光之中那些冰冷的石碑。

郁兰儿用手指着村庄的位置说道,“那便是村庄所在的位置,你看到旁边的那片山林没有,它的正中间就是我说过山坡的位置。”

“有禁空吗?”这是王落梅想要关心的消息,有一些修为高深的前辈不喜欢别人在他的头顶上飞来飞去就会设下一片禁空区域,若是你进入到这片空间之内,你的飞行法术就会失效。

从高空摔下不会死,就是狼狈了一些,这也是那些前辈的给那些执意要飞行这片区域修士的教训。

不过现在王落梅带着三个人,若是从空中坠落,王衍就是伤上加伤,所以她6要问个明白,才好做下决定。

“有没有禁空我不知道,不过我进入山林的时候,到时候看见一个鸟儿在空中飞翔。”郁兰儿想了想说道。

“那就是没有禁空,我们赶紧过去吧,哥哥的性命要紧。”王落梅带着他们继续向着山林飞行。

从空中俯看山林,葱葱郁郁的树木此起彼伏,郁兰儿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不禁为之侧目。

“就快到了。”郁兰儿看着树木一直向后疾驰,觉得应该快到了。

果然王落梅飞过山林之后看见一篇广袤的空地。

不过郁兰儿看到这片场景之后,被震惊了。

“不可能,那么大的一座山坡为什么会凭空消失?前几天我和阿七还来过。”

王落梅降落在一片平坦的山地,看着一些杂乱的山石,哪里有山坡出现过的痕迹?

“这就是你所说的有山坡的地方?连一些强大点的妖兽气息都没有,就更别说这里有你口中的传送阵法了。”王落梅看着郁兰儿的眼神和说话的语气都开始不对劲了。

“可是它之前真的就在这里啊,那个老前辈还说我有修炼的底子,阻止了阿七和我去回村庄,我们这才得以保存性命。之前我们交战地方旁边的那座陵墓你也看见了,青念的父母就是被这个老前辈杀死了……”郁兰儿正在极力的辩解。

没等到她话说完,王落梅就指着那一片空地说道:“那山坡在哪里?你说那么多都没有用,我就问你一句,那山坡究竟在哪里?哪个能救我哥哥性命的老前辈究竟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它们哪里去了。”面对王落梅的质问,郁兰儿有些手足无措,她内心中也希望能找到老前辈,尽快的能治好王衍的伤,此刻她的心情不比王落梅好半点。

“滚,在我没有动杀心之前给我滚。”王落梅这次真的生气了,若是最后因为郁兰儿耽误这几个时辰的时间而导致王衍有什么不测的话,她发誓不管郁兰儿最后在什么地方,她都会找郁兰儿,然后亲手结果了她。

“我真的没有骗你,这里真的有一座山坡,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与阿七现在相依为命,我怎么可能骗你们,我比你们还要担心阿七的安慰。”郁兰儿眼中一颗眼泪掉落,遇到这么情况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做。

“我不想听你任何的解释,立刻给我滚,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哥哥面前。”王落梅用佛魔两道真气凝聚成一柄灵气长剑架在郁兰儿的肩膀上,她希望郁兰儿能够知难而退,现在王衍还处于失忆之中,这个郁兰儿对现在的王衍还有有些羁绊的,她因为一个小小的郁兰儿而破坏了他们兄妹之间的情谊。

没想到收到长剑的郁兰儿没有后退,反而前进的一步,那灵气长剑的剑锋在郁兰儿的脖子上割出了一道伤口,鲜血正随着郁兰儿雪白的玉颈和锋利的剑锋流淌了下来。

“你就杀了我吧,阿七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想活了,还不如你现在一剑砍死算了,这样我还能再地狱的门口等着阿七。”

“疯子,疯子,你以为你这样的行径就能博取我的同情心,让你继续留在这里?我看你是想错了,在我哥哥的这件事情上我一步不退,你若是再向前一步,我比杀你。”王落梅从未见过这样疯狂的女子,真的能为了爱情而放弃自己的生命?

郁兰儿面无表情的再向前走了一步,她玉颈上的伤口被割的更深,血流的更快,她的整片衣袖都被血液侵染。

“这是你逼我的。”看到郁兰儿又前进了一步,王落梅有些进退两难,不过她不能将自己的话当做废言。

挥起自己手中的灵气长剑就朝着郁兰儿的玉颈砍了下去。